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村干部欠赌债侵吞社保金:开始只想借用 却越陷

来源:咪塔新闻   2018-11-07

本站 报道:

“他待人热情,我们选他当村干部,但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熟悉郎迪锋的大源村村民说。 1981年出生的郎迪锋,2008年从部队退伍回乡。因在部队和回村后的良好表现,在2008年年底行政村撤并后第一次换届选举中被选为大源村党委委员,算起来在村里也是“老干部”了。在担任村干部的前期,他确实为群众办了一些实事,特别在其负责联系的下郎自然村,群众基础较好。 然而最近几年,郎迪锋却沉迷于麻将,经常和圈子里的几个朋友组局搓大额麻将,输了很多钱。“6000元一底的麻将都敢坐下去搓!”在事后的调查走访中有村民反映。郎迪锋做的门窗生意也因资金链断掉,亏了不少钱。亏空的资金越来越多,在银行催贷,亲戚朋友和民间借贷欠满后,他没有离开赌博圈子,而是盯上了自己分管的代办养老金的代收资金。 “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想暂时借用下,等到有钱了,资金链顺了,马上就补上,哪想会越陷越深,真是愧对党和部队的培养。”郎迪锋面对大源镇纪委谈话时忏悔道。 据事后调查,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郎迪锋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侵占村民办理失地养老保险及补缴养老金款项共计32.14万元。 欲盖弥彰,侵吞社保款终败露 2016年7月,52岁的村民丁某向大源村递交办理失地养老保险的申请,负责此项工作的郎迪锋受理后,收取了丁某办理失地养老保险的费用共计10万元;同年9月份,78岁的村民蔡会文也向大源村递交办理失地养老保险的申请,并交给郎迪锋4.02万元;缴款之后郎答应1个月内给她们办好,但事实上并没落实,而是把这两笔钱都拿去补窟窿了。 因为养老保险没有办好,于是丁某和蔡某多次向郎迪锋催促,要求尽快给予落实。“我们去催郎迪锋,郎迪锋总是说要找镇里的领导签字,碰不到,下个月一定办好;但下个月去催他还是这么几句话把我们打发了,一拖再拖……”丁某如是说。至11月份,丁某的市民卡内收到了第一笔款项1320元,12月份蔡某也收到了1320元。蔡某告诉大源镇纪委干部:“看到第一笔款项打进来后,我心里很高兴,终于给我办好了,我也能象退休人员一样拿退休工资了。”至此,丁某和蔡某每月都能收到一笔“退休金”1300元至1380元不等。直到今年2月份,她们听到其他办好并领取养老金的村民议论过年时还收到了一笔压岁钱。丁某和蔡某心里打了个问号,别人有的钱,我们怎么没有呢? 这时关于郎迪峰个人负债的消息已传出,于是在3月份,两人跑去区社保中心咨询,竟发现居然没有她们的养老保险账号!原来前面几个月定期打入她们市民卡内的资金都是郎迪锋私人打给他们的。 不仅仅丁某和蔡某,郎迪锋还通过各种手段侵占了村民代办养老保险的款项,经拆东墙补西墙,并通过借款还了一部分,至案发时止,还有村民叶某6.8万元、徐某7.72万元、华某2.2万元、郎某2万元等共计32.14万元被其侵占。 严查快办,切实保障群众利益 大源村的村干部也听到了郎迪锋代办养老保险不及时的风声,刚开始以为只是工作拖沓,多次在会上督促他及时补办。后来也了解到其自身资金有些问题,还专门找他谈了话。当丁某和蔡某到村里反映郎迪锋通过诈骗手段侵占老百姓的养老金时,就直接让丁某和蔡某报了警。大源派出所虽多次协助受害者传唤郎迪锋,但由于案件证据资料不足,未能立案查处。 2017年3月,丁某和蔡某再一次向大源村党委书记王小华哭诉郎迪锋收取了代办养老金款项却没有办理的事情。此时郎迪锋已在当年的换届选举中被撤换了。王小华认识到事态严重,直接向大源镇纪委反映了情况。 经大源镇纪委调查,郎迪锋对收丁某、蔡某钱但未给予办理失地养老保险的的事实供认不讳,也承认为避免催促,在她们市民卡内按期打入资金,欺骗她们已办好的事实。大源镇纪委对郎迪锋进行了立案处理,并上报区纪委监委。 为避免有更多村民受到蒙骗,大源镇纪委要求大源村在5个自然村都张贴公告,让受害者前来登记。工作人员还通过社保中心摘录了大源村近年来已参保人员的名单,供村民自行核对。其后,大源镇纪委陆续发现4例已缴款未办理的受害者,总涉及金额32.14万元。2017年6月29日,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分局对郎迪锋涉嫌职务侵占问题予以刑事立案处理。在经过深入的案件调查后,富阳区检察院以郎迪锋涉嫌贪污诈骗罪提起公诉。 群众利益无小事,失地养老保险是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重要内容。作为一名村干部,郎迪锋却利用职务之便,在代办养老保险的过程中侵占办保群众资金,并在后期以私存的方式蒙骗群众,情节十分严重、性质十分恶劣,理应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杭州市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杨文佳)

本文由:本站 编辑发布。

© 2018 咪塔新闻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88888